震惊日本朝野的“花冈暴动”

  原标题:震惊日本朝野的“花冈暴动”

  耿谆,字信庵,前河南省平顶山市政协常委、襄城县政协副主席。1944年春,他任国民政府十五军六十四师一九一团二营的上尉连长,驻守洛阳。5月,日寇大举进犯,耿谆不幸中弹被俘。不久,耿谆被日军押送去日本花冈做苦工。

  日本花冈半山腰有个铜矿,日军将lOOO余名中国人编入一个劳工大队,指定耿谆为大队长。劳工们每天要干十四五个小时的重活,累死、病死的人越来越多。为了尽量减少人员伤亡,耿谆把劳工中的老人和儿童抽出来分别组成“老头班”和“小孩班”,让他们服杂役;另外又偷偷指定当过八路军看护班长的刘智渠和国民党军械官刘玉林负责照料伤病员;并提议身体尚好的劳工,每人省出一点口粮,补给病弱伤残者,争取让更多的人活下去。耿谆还冒着生命危险挺身与日寇总监工进行抗争。

  在耿谆与刘智渠等人的组织下,紧密团结,誓死不向日寇低头。但情况越来越严重,不到半年时间,死去的难友已达200余人,死亡威胁着每一个活着的人。耿谆反复思谋,找来共产党员贾毅民、张开化,游击队小队长李光荣,国民党官兵刘虞卿、刘玉林、李克金、张肇国,进步学生翟树棠、张旭,搬运工刘锡财等,提出了举行暴动的建议,得到大家的赞同,并把暴动日期改为6月30日深夜。

  经过周密安排,劳工们制定了暴动行动计划:乘深夜监工熟睡时动手,一举把全部监工歼灭掉,然后带足干粮,各持一把圆锹,向北海道方向进发;沿途不得骚扰居民,若能夺取船只,就漂流海上任其所之;若不得手,则与敌人决一死战,然后全部投海自尽。

  1945年6月30日,暴动开始。耿谆一声令下,上千名劳工一起动手,毙敌多名。但这时警报齐鸣,耿谆放弃去北海道的计划,带领队伍绕道奔向花冈西南的狮子山。

  敌人把劳工们围困在山上。耿谆率领工友和敌人开展肉搏,直至工友大部分牺牲,耿谆准备投缳自尽,但被敌人抓住。

  审讯历时12天,耿谆慷慨陈词,不向敌人屈服。敌人无奈,宣布判处耿谆死刑。

  关押期间,一天狱门突然打开,进来一个日本青年,掏出纸写下“日本战败”四个字。几天后,这个青年又给耿谆写了“世界和平”四个字。耿谆问他姓名,他匆匆写下“小长光”三个字就走了。耿谆后来得知,小长光是日本大学生反战派的代表人物。

  日本投降后,1946年4月,中国政府驻日代表团把刘智渠等14人与耿谆会合在一起,由进驻秋田县的美国军队护送,到达东京中野区刑务所居住。国际法庭中国科代表耿谆向国际法庭公诉日本虐待战俘罪行。日本战犯河野正敏等人被提审,耿谆等26人相继出庭作证。

  1946年11月,耿谆因脑痛病复发,经法庭批准还乡休养。

  1987年6月26日,耿谆应邀访问日本。在东京,他与当年的难友热烈握手拥抱,一个个饱含眼泪。

  6月30日,“花冈暴动”42周年,耿谆在大馆市参加了“慰灵祭”。大馆市长畠山健治郎,大馆市议会议长佐佐木弘尚,参议院议员田英夫,日中友协副会长赤津益造,众议院议员佐藤敬治,向烈士献花致哀;旅日侨胞和中国驻日使馆代表也凭吊了烈士。耿谆在亡友灵前,虔诚地献上一束素雅高洁的白菊花,寄托他不尽的哀思。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